新    闻    中    心

N  E  W  S

优价供应高产油茶苗--湘林210号两年生杯苗
良种油茶苗湘林210,高产,抗病虫害,果大皮薄,出油率高,环境适应性强为特性,众多油茶行业专家认可,并被市场青睐,为目前市场接受度最高,种植面积最广的品种之一,与湘林1号、湘林27号、湘林40号,并称油茶品种四大天王。
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油茶,关心农民脱贫情况
17日上午,习近平来到光山县槐店乡司马光油茶园考察调研。在油茶园展厅,习近平仔细了解光山县发展油茶产业、推动脱贫整体情况。天空飘着毛毛细雨,油茶园绿意更浓。习近平同正在劳作的村民和管理人员交流,实地察看油茶树种植和挂果情况,询问乡亲们家庭、务工和收入情况。大家告诉总书记,近年来,通过发展油茶种植加工产业,贫困户摆脱了贫困,村民过上了好日子。习近平强调,利用荒山推广油茶种植,既促进了群众就近就业,带
湘天华茶果采摘秩序协调会在攸县成功召开
 9月17日下午3:00,在攸县发展中心959会议室召开了湘天华茶果采摘秩序协调会。县级领导毛春良、易屹东,县委办、发改局、科工信局、公安局、林业局、农业局、县委督查室主要负责人,部分乡镇(街道)党(工)委书记、分管副职、派出所所长、村(社区)支部书记,及企业特派员、县电视台记者参加了会议。湘天华张文新、张月宇、陶建军、袁心莲、熊绍华等主要领导全程参与。
>
>
苏小妹三难新郎(三)

——  走进澳洲幸运8  ——

ABOUT US

苏小妹三难新郎(三)

浏览量
  几回拭脸深难到,留却汪汪两道泉。
  访事的得了此言,回复荆公,说:“苏小姐才调委实高绝,若论容貌,也只平常。”荆公遂将姻事阁起不题。然虽如此,却因相府求亲一事,将小妹才名播满了京城。以后闻得相府亲事不谐,慕名来求者,不计其数。老泉都教呈上文字,把与女孩儿自阅。也有一笔涂倒的,也有点不上两三句的。就中只有一卷,文字做得好。看他卷面写有姓名,叫做秦观。小妹批四句云:
  今日聪明秀才,他年风流学士。可惜二苏同时,不然横行一世。
  这批语明说秦观的文才,在大苏小苏之间,除却二苏,没人及得。老泉看了,已知女儿选中了此人。分付门上:“但是秦观秀才来时,快请相见。余的都与我辞去。”谁知众人呈卷的,都在讨信,只有秦观不到。却是为何?那秦观秀才字少游,他是扬州府高邮人。腹饱万言,眼空一世。生平敬服的,只有苏家兄弟,以下的都不在意。今日慕小妹之才,虽然衔玉求售,又怕损了自己的名誉,不肯随行逐队,寻消问息。老泉见秦观不到,反央人去秦家寓所致意,少游心中暗喜。又想道:“小妹才名得于传闻,未曾面试,又闻得他容貌不扬,额颅凸出,眼睛凹进,不知是何等鬼脸?如何得见他一面,方才放心。”打听得三月初一日,要在岳庙烧香,趁此机会,改换衣装,觑个分晓。正是:
  眼见方为的,传闻未必真。若信传闻语,枉尽世间人。
  从来大人家女眷入庙进香,不是早,定是夜。为甚么?早则人未来,夜则人已散。秦少游到三月初一日五更时分,就起来梳洗,打扮个游方道人模样:头裹青布唐巾,耳后露两个石碾的假玉环儿,身穿皂布道袍,腰系黄绦,足穿净袜草履,项上挂一串拇指大的数珠,手中托一个金漆钵盂,侵早就到东岳庙前伺候。天色黎明,苏小姐轿子已到。少游走开一步,让他轿子入庙,歇于左廊之下。小妹出轿上殿,少游已看见了。虽不是妖娆美丽,却也清雅幽闲,全无俗韵。“但不知他才调真正如何?”约莫焚香已毕,少游却循廊而上,在殿左相遇。少游打个问讯云:
  小姐有福有寿,愿发慈悲。
  小妹应声答云:
  道人何德何能,敢求布施!
  少游又问讯云:
  愿小姐身如药树,百病不生。
  小妹一头走,一头答应:
  随道人口吐莲花,半文无舍。
  少游直跟到轿前,又问讯云:
  小娘子一天欢喜,如何撒手宝山?
  小妹随口又答云:
  风道人恁地贪痴,那得随身金穴!
  小妹一头说,一头上轿。少游转身时,口中喃出一句道:“‘风道人’得对‘小娘子’,万千之幸!”小妹上了轿,全不在意。跟随的老院子,却听得了,怪这道人放肆,方欲回身寻闹,只见廊下走出一个垂髫的俊童,对着那道人叫道:“相公这里来更衣。”那道人便前走,童儿后随。老院子将童儿肩上悄地捻了一把,低声问道:“前面是那个相公?”童儿道:“是高邮秦少游相公。”老院子便不言语。回来时,就与老婆说知了。这句话就传入内里,小妹才晓得那化缘的道人是秦少游假妆的,付之一笑,嘱付丫鬟们休得多口。
  话分两头。且说秦少游那日饱看了小妹容貌不丑,况且应答如响,其才自不必言。择了吉日,亲往求亲,老泉应允,少不得下财纳币。此是二月初旬的事。少游急欲完婚,小妹不肯。他看定秦观文字,必然中选。试期已近,欲要象简乌纱,洞房花烛,少游只得依他。到三月初三礼部大试之期,秦观一举成名,中了制科。到苏府来拜丈人,就禀复完婚一事。因寓中无人,欲就苏府花烛。老泉笑道:“今日挂榜,脱白挂绿,便是上吉之日,何必另选日子。只今晚便在小寓成亲,岂不美哉!”东坡学士从旁赞成。是夜与小妹双双拜堂,成就了百年姻眷。正是: